剑心_臻

空城无计

短篇一发完结,深夜报社向,处女作。

心情很差,便连夜发泄写了一个脑洞,一遍成未修文未检查错别字。如果心情好转也许会补个HE一点的双结局。

有关于内战的一点小私设。

也许有ooc

也许有ooc

也许有ooc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、

    I am with you to the end of the line.

    可你不是队长吗?你的结局,怎么可以来得这么早?

    早到,我甚至没有机会,和你好好说一句话。

二、

    复仇者小队聚集在斯塔克大厦里。气氛闷闷的,压抑沉重,就连Tony脸上也少了似乎永远挂着的,漫不经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 “Tony,我们都知道强制要求所有超能力者登记在案会带来什么。”

     “是的Steve,我知道,超能力者再无隐私可言,会被孤立,会被利用。他们会反抗,就像分子在高温作用下加剧运动,boom!冲突四起,再无宁日。”

    “所以我们必须有对策。必须有人作为政府的支持者来对付我们这些人,这样我们就可以从中做手脚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 “……你是说,我?像Hydra一样潜伏在神盾局内部?然后,Hail captain?”Tony不满地扬起手,“这种工作不应该交给美国甜心,政府的宠儿来完成么?”

    “Tony,你还有斯塔克工业,你要对那些靠斯塔克工业吃饭的人负责。你不是说我是boss?那么,这是captain的命令。”

    “Yes,cap.”Tony深深看了Steve一眼,“我们都要活着,为了重逢。”

     Steve脸上浮起一个微笑,他伸手拥抱了一下Tony,Tony重重拍了拍他的背。

    “Thor,神盾局,美国政府管不到你,你也不该插手人类这些肮脏的勾当。回Asgard吧,那里才是你的家。”

    “Steve吾友!你是在让我对朋友的麻烦袖手旁观吗?”

    “Thor听我说,我想把Bucky交给你,他还不清醒,我现在没有余力照顾他了,他是我最重要的人,请你帮我,把他带离这个是非之地,保护好他。”Steve扭头看了看卧室紧闭的门,眼底掠过一抹温柔。

    “……”Thor本能觉得不该这样,可是他反驳不了Steve的话。此时他无比希望Loki还在他身边,替他梳理明白这些乱七八糟讨人厌的事情。

    “Natasha,Clint,你们还是神盾局的探员,我想你们帮帮Tony就最好了,我们也该尽量让各个关键位置上有自己人,随时互通消息,好吗?”

    这本来也是Natasha的想法。没有了Fury和Coulson掌舵的神盾局已经沦为政治的刀,不再值得她效忠。

    “博士……”Steve转向Bruce,“那个……先控制一下怒火,亲爱的博士。”

    “够了Steve,你想赶走所有人吗?我必须留在你身边。这个世界不是二战的世界了,不是靠你一个人拯救世界,你觉得就算我打不过你,Hulk也打不过你?”Bruce深深吸了口气,揉着眉心反对道,“我无亲无故,没什么可拖累的,别想又把我派到哪儿去,技术层面的东西你可做不到跟Tony配合。”

    “是的,除非你能给我讲明白~!@#%?!*##~?@~!*@””Tony插嘴道。

    “ok,ok,博士你留下,然后,speak English,please!”

    Bruce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Steve,你如果再不答应我就真的要放那个大家伙出来了。”

    “可别,”Natasha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已经和比基尼说了Bye-bye,不想再和短裙说Bye-bye了。”

    Bruce略尴尬地笑了笑。

    “Sam,”Steve看着他,“你……”

    “我回答过你,队长。”Sam毫不留情地堵住了他的话,Steve只好回给他一个无奈的笑容。

    “Come on,行动起来吧,伙计们。”Steve微笑着伸出手,七个人,七双手,交叠在一起。

三、

    无论是巴恩斯中士还是Winter Soldier,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Steve Rogers,从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到Captain America。

    所以,他把落水的mission捞了出来。

    所以,当九头蛇基地被神盾局彻底击破之前,重伤的他几乎没加抵抗地就被Steve悄悄转移了出去。

    再一次醒来时,他被绑在手术台上,机械臂被取掉了,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在给他包扎伤口。痛苦黑暗的回忆猛然攫住了他。他被绑在椅子上,穿白大褂的人来来往往,锯断他的左臂,安上机械臂,注射各式各样的药物,还有,洗脑。电击带来强烈的痛楚与无力,他挣扎着,嘶吼着,手指屈伸空握似乎想留住什么,可是任何努力都是徒劳。常年不见阳光的面孔变得苍白,多次受创的大脑也变得空白,生命里只剩下训练和任务,鲜血和杀戮。唯一的救赎,是一个,隐隐约约的,永远不想忘却的微笑。

    Bucky绝望地,坚持着开始了又一次的挣扎。

   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。

    有温热的手掌覆上他冰冷的额头和脸颊,清朗声线勾勒起过往的光阴,好像无论身处何方,总是有一个人不停地叫着他“Bucky”,笑意温暖,眼神明亮。

    一瞬柔软,恍如隔世。

    他安静下来。耳边是那个人温柔的、絮絮的解释。他被复仇者们藏在了复仇者大厦,班纳博士在给他处理伤口,他的铁臂受损严重,托尼·斯塔克拿去修理了……

    真唠叨,可是偏偏听起来很安心。

四、

    Bucky坚持窝在Steve房间的角落里,无论谁劝都不挪窝。

    他依旧孤僻,不愿和任何人交谈,用点头摇头来表达一切,睡眠也从不安稳。有时还会做出明显的自卫动作。每天能陪着他的只有Steve,有时还有端着热牛奶,使出小时候哄弟弟的浑身解数的Thor。

    Steve觉得,现在的生活挺好。

    战争止息,生活安稳,每天和复联的队友们喝点酒打打牌,还有失而复得的Bucky在身边。

    不管他现在是什么样子,是他,就好了。

    可是啊,生活不能再平静下去了。

    平息这一切,是我的责任,如果我不能再陪你了,抱歉,相信Thor会照顾好你的。你不记得我,也好。

    Steve伸出手指,描摹着Bucky面部圆润的轮廓,受了这么多年折磨,他身上瘦了不少,下巴也尖了些,脸颊上的软肉却几乎没什么变化。他手指下移,虚虚抚摸着Bucky铁臂接合处的伤口。这里他从来不敢碰触,即使Bucky示意他,已经不疼了。仿佛他伸出的手,不是碰触丑陋的伤疤,而是揭开他在Hydra黑暗不堪的过往,那是Steve心里最深重的伤痕。每天晚上,Steve都要侧躺在床上,注视着Bucky进入睡梦中,然后才安心入眠;早上起床第一件事,就是看看Bucky的情况,就像是害怕这一切都是他的一场梦,梦醒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

    抱歉,Bucky,你的梦,要被我亲手打碎了。

    后会无期。

五、

    Bucky被Thor带回了Asgard。

    他一直很安静,只是每天早上起来,他都问Thor,'Where is Steve?'

    Thor很耐心地告诉他,他的Steve在美国有任务,很麻烦,他参与不合适。等那边任务结束了,自己就把他送回去。

    直到有一天,Thor从守门人那里,看到了Steve被大口径狙击步枪击中胸口倒下,再也没有起来。

    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Bucky。

    愤怒和悲伤几乎使得Thor失去理智,唯一证明他还清醒的事情就是他没有马上把Bucky带回中庭,而是自己悄悄跑了下去。而亲眼看到Steve冰冷的身躯,染血的金发,彻底失去理智的Thor和无法控制愤怒的Hulk砸了神盾局和白宫。

    “Steve临去前告诉我,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事情。他说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舆论压制,这场战争永远不会平息,结局只能是异能者们死伤殆尽。他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迎接自己的死亡,作为反对者的首领给政府一个交代,激起舆论的反对大潮,暂时还所有人一个安宁。”

    Natasha的话,几乎让所有复仇者拍了桌子。混蛋Steve,你骗了我们,所有人,留下这么大的烂摊子叫我们给你擦屁股,也不知道你对得起谁。

    Sam绷不住,第一个迸出了眼泪。而后所有人的情绪,便接二连三地崩溃下去。

    他们最好的伙伴,最好的领袖,不在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六、

    Thor盯着Bucky,生怕他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 “He is my mission.”Bucky眼神空洞地喃喃,“我的目标,只有我能杀,我不杀你,你怎么可以死?谁tm让你死的?”他的眼神渐转凶狠,Thor担心地伸手试探着揽住他。Bucky只是迷茫地盯着他的蔚蓝眼眸,眼神又慢慢变得朦胧。

    “Steve……liar……”

    “Don't leave me alone……”

    “I……love you……”

    “Come back,please……”

七、

    Bucky臂上,装上了Steve留下的盾牌。

    似乎这样,他就还在,还在与他并肩战斗。

    他抱着盾牌睡在他的旧居,被子裹得很紧很紧。

    他慢慢学会了笑,开始与其他人交流。

    他有时也会指挥复仇者们的战斗,就像当初他做的那样。

    可他不是他。他没有了他。

八、

     Bucky心里筑着一座城,城里只住了一个人。

    有一天,那个人走了,不回来了。

    城就空了。

评论

热度(13)